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!

專一網

當前位置:首頁 > 稅務 > 稅種剖析 > 印花稅 >  正文

問:印花稅后猜想:營改增收官或加快 央地收入劃分調整

時間: 2016-01-05 來源:網絡    人看過收藏收藏

專一網解答:

 證券交易印花稅

    導讀

  有地方財政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此前“營改增”試點的現代服務業等行業,稅收增長雖然快,但在地方收入中占比較低。房地產、建筑、金融等行業收入份額較大,“營改增”全面推開后,地方財力會受到較大影響。

 

  2015年最后一天的晚上,國務院發布通知,調整證券交易印花稅中央與地方分享比例:將原本中央97%、地方3%的比例分享,全部調整為中央收入。

  即便在股票交易創歷史新高的2015年,這項政策調整帶來的影響是,中央和地方財政收入增減額度約為75億元,影響很小。

  但印花稅的調整只是個開端。財政工作會議指出,2016年要全面推開“營改增”,剩下四大行業為營業稅的主體,占營業稅比重超過67%。

  有地方財政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四大行業納入“營改增”,會對地方財政收入造成很大影響,中央與地方收入恐怕需要進一步調整。

 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,財政部目前正在研究“營改增”之后,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調整的問題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“營改增”之后,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方向不外乎兩個,一個是提高增值稅的地方分享比例,另一個是將其他稅種劃歸地方。

  印花稅調整地方減收約75億元

  上述通知稱,為妥善處理中央與地方的財政分配關系,國務院決定,從2016年1月1日起,將證券交易印花稅由現行按中央97%、地方3%比例分享全部調整為中央收入。

  證券交易印花稅,稅源集中在擁有證券交易所的上海和深圳,北京的全國中小企業股轉系統(即“新三板”)也有少量貢獻。

  2015年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(包括A、B股)總成交金額為125.8萬億元,深圳股票交易金額約為122.5萬億元。2015年兩市股票交易總額約為248萬億,約為2014年交易額的3.3倍,進一步刷新歷史記錄。

  當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政策為,對買賣、繼承、贈與所書立的A股、B股股權轉讓書據,由出讓方按1‰的稅率繳納股票交易印花稅,授讓方不再征收。

  即稅率為1‰,由出讓方一方承擔。2015年248萬億元成交額,貢獻證券交易印花稅約為2500億元;地方分成比例為3%,即歸屬地方的收入約為75億元。

  將原本屬于上海、深圳的30多億元,上收到中央,這對于地方財力已經突破5000億元的上海、2015年地方級財政收入達到2728億元的深圳,影響不大。

  在歷史上來看,證券交易印花稅中央分成比例在不斷擴大。從1990年稅種設立之初完全為地方收入,后調整為中央地方五五分成,此后中央比例逐漸提高到80%、88%、97%,直到目前的100%。

  提高中央分享比例有其合理性,因為股票交易是來自全國各地的股票,而不單單是深圳、上海的股票。此外,證券交易印花稅作為中央調控股市交易的手段之一,也有重要作用。

  北京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劍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,央地關系調整的大方向既定,未來要建立事權和支出責任相適應的制度,要適度加強中央事權和支出責任。與事權調整方向相適應,中央上收部分收入。

  也有業內專家指出,這主要跟當前財政收入形勢有關。2015年以來,國內增值稅、進口環節稅收等拖累中央稅收收入增長,中央財政收入增長乏力。證券交易活躍,使得證券交易印花稅同比增長了2倍多,將這部分稅收上收中央,對上海、深圳影響不大,又能稍稍充實中央財力。

  提高增值稅地方分享比例?

  如果說75億元的收入調整,可能主要受收入形勢影響;2016年“營改增”的全面推開,帶動后續央地收入劃分調整,將更多出于體制改革的需要。

  2015年年末財政工作會議明確指出,2016年要全面推開“營改增”,將剩下的建筑業、不動產業、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納入營改增。

  從2012年1月份開始“營改增”試點,至今過去三年時間,但“營改增”的主體部分改革尚未開始。2012年財政部數據顯示,僅建筑業、房地產、金融三大行業營業稅占全部營業稅比重為67.5%。

  最新數據顯示,2015年前11個月,剩下四個行業的營業稅收入實現1.75萬億,占地方一般公共財政收入比重為23%。

  有地方財政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此前“營改增”試點的現代服務業等行業,稅收增長雖然快,但在地方收入中占比較低。房地產、建筑、金融等行業收入份額較大,“營改增”全面推開后,地方財力會受到較大影響。

  營業稅原為地方主體稅種,完全歸地方所有。增值稅為中央與地方共享稅,兩者分享比例為75%和25%。營業稅改成增值稅后,原來完全歸地方的稅種,若變成地方分享25%,會對地方財力造成沖擊。

  中央財政大學稅務學院副院長劉桓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“營改增”的全面推開,會帶來后續中央與地方財政關系系列調整。其中,核心的是事權劃分,事權劃分到位后,與之相匹配,在進行稅種劃分和轉移支付安排。

  劉桓表示,營業稅全部轉為增值稅后,央地收入劃分上,一方面需要提高地方增值稅分享比例,另一方面還需要給地方一些其他稅種收入,如部分消費稅、房地產稅等。

 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稅收研究室主任張斌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提高增值稅的地方分享比例,無論是提高到四成或五成,會增強地方招商引資動力,加劇產能競爭,進一步扭曲地方政府行為。

  張斌進一步指出,未來應該進一步提高中央增值稅的分享比例,比如90%的收入全歸中央;同時,要拿出部分歸屬中央的增值稅返還給地方,比如拿出一半的規模,通過公開透明的規則,如與地方常住人口或消費總額指標掛鉤,轉移支付給地方。

  (21世紀經濟報道)

 

專一網
竞彩双选套利